政黨活動
Login  |  Register

網站統計

  • Active Listings: 151
  • Pending Listings: 0
  • Todays Listings: 0
  • Total Categories: 20
  • Sub Categories: 216

政黨活動

最近有些政黨人士希望推動國會改革,提出國會議長、副議長(立法院長、副院長)上任之後,就要退出政黨活動,以保持議事中立的角色。其實除此之外,台灣要落實民主國家的當務之急,應該是推動司法獨立,讓法官有其審判空間保持中立;還有推動軍隊國家化,讓國軍將領脫離政黨控制,避免政治干預保持中立才對。 就因為明年1月16日大選即將來臨,台灣司法界也出現不少光怪陸離的現象。為了讓朱立倫趕快成為國民黨的正式總統候選人,特偵組對於換柱條件說迅速結案,相對於2012年蔡英文的「宇昌案」,一直拖到選後一年才結案,簡直不可同日而語。而對於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王如玄的「軍宅案」,過程是否合法?或是否有贈與或申報所得不實的情形?檢察單位不動如山。對照之前六都選舉時,對於柯P向父母借款購屋的小事,還要傳訊柯P爸媽作證又加上罰款,這種司法處理的明顯落差與偏頗,讓人民如何相信司法的公正性?前花蓮地檢署檢察官李子春在2004年偵辦頭目津貼案,還傳喚當時陳水扁總統出庭作證,讓我們以為司法獨立的曙光出現了,後來才發現只是因為個人主義作祟出風頭罷了。 「司法獨立」應該是一個民主國家基本的要件,法官退出政黨是必要的;然而政黨利用司法作為政治的工具,只不過更加戕害司法的公正性與公信力罷了,未來的執政者當引以為戒。 最近則是保家衛國的退役軍人出現不少問題。一則是許多當初「反共殺匪」的退役將軍跑去跟敵人中國打高爾夫球,把共軍當國軍混淆敵我意識。另一則是國民黨負責退役軍人的黃復興黨部,一直以來是國民黨的鐵票部隊,但軍系人馬胡筑生未能進入安全名單12名之中,隨即發表聲明表達遺憾,顯示軍人與政黨的關係是如此不清不楚。未來將領或軍人退出政黨也是必要的,否則退役軍人積極「參與政治」,毫無戒律可言。 軍人應該效忠的對象是國家而非政黨,更不是「敵國」。「軍人中立」是民主國家的要求之一。退役將領應該知道「忠於國家」(而非忠於政黨)是軍人的基本武德,況且促進「敵、我」關係是政府的事情,並不是軍人或退役將領的本務。 當前台灣民主之路為何崎嶇難行?癥結在於國民黨長期以來,對於司法與軍方的控制手段真是無以復加,把二者視為執政必要的禁臠。而「司法獨立」與「軍人中立」正好是民主最重要的象徵。未來政黨輪替之後,期待新執政者,能把建立台灣為真正自由民主國家為念,讓司法與軍人完全脫離政黨的桎梏,這才是對台灣民主的最大貢獻。

Listings